滚滚

【靖苏】祭拜 一

/(ㄒoㄒ)/~,结局看完半天不想说话啊啊啊!!分集剧情分明是甜的啊啊!为啥要骗俺们!俺多期待他们还能在一起!!不行!忍不住了!渣文笔!也要来一发!!!!摔!!!

正文在下面

——————————————————————

“陛下,时辰已到。该起驾了。”头发虽已花白,但仍然坚持在宫中服侍梁帝的高公公接过宫娥手中的十二旒帝冠,小心翼翼地替帝王戴上。

  帝王并未言语,只是任由高公公仔细地给他整理着那高高帝冠上垂下来的十二旒玉藻。高公公偷眼窥了了下梁帝,见他素来坚毅的面容上难得的出现了一抹怔忪、怀念和说不清楚什么的神色,那双向来凛然有神的黑眸,此刻也似乎透过那十二旒玉藻在看些什么似得。

“陛下,时辰已到,该起驾了。”高公公整理完毕,退后几步,再次躬身奏请。

“嗯?”帝王似乎从回忆中醒过神来,他点了点头,便大步向外走去。身后,高公公暗暗叹了口气,又到了这个日子了,每年到了这个时候,陛下总是……他鼻子微微一酸,又想起七年的那一天来……那一日,陛下将自己关在了房中,足足三日未出。若不是如今的太后娘娘亲来规劝,只怕……

高公公摇了摇头,敛起心神,小心地跟在帝王身后,走向陛下每年必去的那个地方——林氏宗祠。每年大祭之后,陛下必会亲到宗祠之内焚香祭拜故人。今年,自然也不会例外。

  几处殿阁,掩映于一片翠竹之间,青砖黛瓦,极为幽静。殿阁最深处的大案上供的便是帝王从小一起长大的挚友,赤焰军少帅,骠骑将军,长林军的军魂林殊的灵位。那灵位时时有人擦拭,灵位前供奉的珍珠,虽然因为岁月流逝而微微的泛黄,可在烛火的照耀下,它依然闪烁着微微的光芒。

那光芒晃得帝王的眼睛有些刺痛,他仿佛听到了一个调皮的声音:“哈哈!景琰,景琰!你又哭鼻子啦!大水牛,小哭包!”

  帝王的唇角微微勾起,他温柔的注视着那颗珍珠:“小殊,你眼花了,我可没哭!”他说完,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可四周一片死寂,什么都没有。

  帝王眼眸微敛,低低的,也不知道是对谁说:“从你离开后……我就再也没哭过了……”他说完,低下头,郑重的跪了下来,双手捧起黍稷梗来,放到火盆之中。看着它慢慢地冒出缕缕烟雾,再慢慢的发黑,变红,变成一团明亮的火焰……最后,化为一团灰烬。

  大梁的天子时时刻刻都挺得笔直的脊背,唯有此时,才能放松一二。他隐在宽大袍袖下的双拳早已紧紧的握着,他抬起头,帝冠上的那十二旒玉藻随之而动,他定定地看着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牌位:“小殊,今年还是同往年一样。边关并无战事。长林军镇守北疆。夜秦自去年降了之后,我便……”他的喉头滚动了一下,接着说:“我便按照你留给我的锦囊中所说,将夜秦王室尽数拘于京中,给了不大不小的优待,令夜秦王族中人自己内斗起来。夜秦原来的领地,我也派了能吏前去。除却消弭战火带来的伤痛外,亦要教化子民,令他们从此后只知有大梁而不知有夜秦。至于北燕……”他娓娓道来,好像说不完的话般……直到暮色四合,殿内越发昏暗,他才惊觉时间已是过了许久,这才没有接着往下言说。

  他低下头,又捧起了黍稷梗往火盆中投去:“小殊,不知不觉,又过了一天了。你放心,我……每年也就只有有限的几日会懈怠。”他说到这儿,停了停,自嘲似得一笑:“其余时候,我又怎敢懈怠一日?毕竟……这江山,是你熬尽了心血才换来的啊……”幽幽地叹息不知从谁的口中窜出,梁帝盯着火盆中复又燃起的火焰,眼前不自觉的闪过昔年那抹纵横往来,无有不败,雪夜薄甲,逐敌千里,犹如一团火焰般温暖的少年的身影。可旋即,那身影便慢慢地变化……

  最后变成了一个眉眼清秀,身体孱弱,时时刻刻都披着一件毛绒披风的瘦弱的身躯,这个变化的过程,梁帝不敢去想。他这些年也看了不少的古籍,自是知道他的小殊当年受了怎样的苦楚。可知道归知道,真要去想,那真是无星无月的黑暗,他每每想起那一幕,都会觉得犹如有一把钝刀,一下一下的在他的心上割着。

“小殊……我想你了。”梁帝呆呆的看了火盆许久,终于说了这么一句话。称孤道寡不过区区七年不到,他却觉得好似已经过了一生。这一生的欢乐和幸福都被十三年前梅岭的那场火,还有七年前的那场战争给带走了。

  如今坐在帝位之上的,不过是一个名为“萧景琰”的躯壳罢了。

  和往年一样,梁帝长叹一声,再次焚香叩拜之后,默默起身,轻轻的抚了抚那颗泛黄的珍珠,又看了那既不会说话也不会回应他的牌位许久,这才退后几步,转身离去。他的背影一如以往那般的犹如松竹般挺直,只是在迈过殿门的门槛时,那个背影踉跄了一下,旁边的人赶紧伸手来扶,却被他一手挥开了。

“走吧。”帝王摇摇头,帝冠上的十二旒玉藻微微晃动,发出了清脆的响声。旁边的人看着帝王难得脆弱神情,心下暗叹,口中应道:“是!陛下!”

  随着帝王的离去,天色越发的暗了,火盆中的黍稷梗仍有些尚在燃烧,看守殿阁的人进来看了看,就退了出去,按照帝王的吩咐,这些黍稷梗会一直在这里停留数日后,方会由人处理。

  殿中很快又安静了下来,这一次,连黍稷梗燃烧的声音也慢慢地变轻了,就在这一片寂静之中,从殿阁中最深处,传来了深深地叹息声:“笨水牛。”





( ̄∇ ̄)剩下的明天更!!我要hhheee!!!

评论(4)

热度(54)